首页 | 注册 | 登陆 | 网站繁體 | 手机版 | 设为首页 长沙社区通 做长沙地区最好的社区门户网站 正在努力策划制作...

您的位置:长沙社区通 > 新闻 > 国内 > 社会 > 谁在撒谎?成都华阳艾博森原老板现身 “跑路门”成“罗生门”
谁在撒谎?成都华阳艾博森原老板现身 “跑路门”成“罗生门”
网址:www.cssqt.com 编辑:长沙社区通 时间:2020-11-21 点击:


“我不能再沉默了,应该把事情讲清楚。”11月18日,被指“撬锁跑路”的天府新区艾博森文化艺术培训学校(下称艾博森学校)原老板余芳(化名)主动联系到记者,希望澄清相关事实。



11月17日,“成都商报教育发布”刊发报道《华阳一培训机构倒闭,家长要求退费,原老板从后门撬锁跑路》——本月初,艾博森学校突然宣布关停,家长们初步统计,因机构关门而损失的学费达到35万余元。11月2日,在天府新区社事局的协调下,部分家长、老师以及两位老板共同协商退费事宜。经过20多个小时的拉锯战,协商无果。11月3日中午,余芳从协商现场的后门悄悄离开,再也联系不上。在场家长称,余芳为“撬锁跑路”。




18日,余芳主动联系记者并表示,她没有向卢严隐瞒家长退费等任何债务问题,房租确实存在拖欠但另有隐情。余芳还表示,自己事后也没有跑路,因为“曾经被围在学校要求还钱”,自己心中很害怕,不知如何处理,就选择了沉默。


这场纠纷事件到底因何而起?卢严所说的余芳隐瞒债务是不是事实?而余芳所澄清的内容又是否真实?记者再次进行了多方求证。


焦点1.

为什么退费拉锯长达5个月?


由于疫情影响了学校运营,余芳在8月10日与卢严签订协议,以20万的价格将艾博森进行转让,附带条件是后者须为34名学生消课,即按剩余课时费转到其他课程,其中包括30名幼小衔接班学生和12名英语班学生。

在8月15日的毕业典礼上,余芳告知家长TOBE教育将入驻艾博森学校,并且疫情期间未消耗完的课时费可以转到其他课程。之后,余芳统计了两份接受转课的学生名单,一份为30人的原幼小衔接班学生名单,一份为12人的原英语班学生名单。



另外还有10余位学生家长不同意转课,余芳承诺在10月底和11月内分两批为家长办理退费,共计近5万元。家长们也接受了这一解决方案。



为什么承诺在10月底退费?余芳解释:“我觉得10月底学校转让肯定完成了,等拿到尾款和房租押金就给家长退钱。”

余芳称,8月份,她将两份未消耗完学费需要转课的学生名单交给卢严,同时也告知还有10余位学生家长要求退费,这笔费用将由她个人承担。

记者随后联系到接盘者卢严以及接手艾博森运营的负责人伍涵。伍涵承认确实收到了两份共42人的名单,余芳也告知过他曾经承诺过14人退费的事情。伍涵还表示,但是余芳一直未提供退费家长的名单,后来有家长来退费,无从分辨是否为余芳已承诺过的。

另外,记者还联系到此前声称“已同意转课却不在名单中”的家长苗女士,苗女士表示名单中确实有自家孩子,之前看到的名单不全。

余芳表示,卢严声称的有名单上的家长来退费,是卢严接手后经营不善造成的;现在卢严想打退堂鼓,就诬陷自己“卷起钱跑了”。但对此说法,伍涵表示余芳“真会扯”。

关于10月份的失联情况,余芳解释道,是卢严和伍涵希望她少与家长接触,“这算是一种行业内的‘潜规则’,为了让下家接手得更稳当。”



对此,伍涵却给出了完全相反的回复,“少接触?我巴不得她出来解决事情。”伍涵指出,10月中旬有家长来艾博森学校“闹”退费,伍涵要求余芳尽快出面,而余芳以人不在成都为由,不出面、不理睬;此外,余芳还告诉他“让他们冷一下,家长也是欺软怕硬。”

余芳则称,伍涵所谓的“家长来闹”,其实只有很少几个家长,情况并不严重。为此,余芳给记者提供了几张家长群的聊天截图,群里家长纷纷表示自己没有去校区“闹过”。


焦点2.

协商现场“撬锁跑路”是咋回事?


11月2日,在天府新区社事局的协调下,约60位学生家长、十余位老师以及两位老板来到艾博森学校共同协商赔偿事宜,各方展开了近20小时的拉锯战。



家长们初步统计应退学费为35万多,协商决定由余芳和卢严各承担一半责任,通过艾博森公司账户支付给家长。由于前期余芳和卢严的存支行为,余芳还应支付约11万至公账。

按照该方案,最终由余芳向公账转款约23万,由卢严向公账转款12万,用于支付学生未完成课程退费。转款成功后,艾博森公司财务U盾交由天府新区社事局暂时保管。在天府新区社事局主持下,由余芳、卢严及家长共同核算确认退费具体金额后予以支付。


据在场家长介绍,余芳对此表示不能接受,拒绝在解决方案上签字,协商陷入僵局。第二天中午,卢严开始砸东西,部分家长情绪也较为激动,出现了一些推搡行为,余芳以上厕所为由悄悄从后门离开。随后,卢严因手被玻璃划伤而在前往医院,协商也就此中止。



对于“撬锁离开”一事,余芳解释道,因为当时无人陪同她很害怕,她也没有撬锁,后门一直是坏的。



离开后为何一直沉默呢?余芳告诉记者,她离开后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与家长的纠纷,也不敢接听电话,直到成都商报教育发布报道后,才想明白必须把事情讲清楚。

余芳还说,她想找份工作,把承诺过退费的家长的钱退了,把贷款还了,以后再也不会从事教育行业。


焦点3.

房租到底还差多少?谁来补?怎么补?


关于卢严和伍涵指责余芳隐瞒拖欠房租一事,余芳表示另有隐情,自己确实拖欠了房租,但是不存在隐瞒行为。余芳表示,她并不知道拖欠了房租,直到10月8日她和伍涵、房东三方商量承租人变更清账时,才发现自己还欠房东78085元。

为什么两个月后才商谈变更承租人?余芳解释,房东要求租房人须在成都范围内持有房产证,而卢严和伍涵迟迟未能提供。而伍涵对此的表述是,前期余芳承诺租房变更一事由她来承担,直到10月17日才告知还需要房产证一事。

经过多方求证,记者了解到,余芳拖欠房东的78085元包括两个部分,一是5月份房租45000元,二是双方对租房合同中递增条款的理解不同造成的35952元差额。余芳解释,由于疫情期间艾博森学校营收困难,房东同意房租由季付改为月付,期间又常常是断断续续付款,以致漏缴5月份房租而未发觉。在余芳和房东的租房合同中有一条递增条款,其文字表述为“从第二年起即2020年2月8日起每年房租租金递增人民币35952元”,但下方表格显示的第二年范围却是2020年8月9日到2021年8月9日。



余芳和伍涵认为应当以文字为准,房东则认为应当以表格为准。在后续协商谈判中,余芳接受了房东的说法;伍涵坚持认为这样的说法不能成立,自己不应承担这部分费用。

10月14日,房东发来律师函,要求余芳在10月底之前支付拖欠的78085元房租,否则将单方面解除合同,除不退还12万元租房押金,还要余芳赔偿15万元违约金。

余芳表示,10月下旬,她与卢严、伍涵协商由卢严先垫付12万,让房东退还余芳支付的12万元押金,然后余芳再用这笔退款填补欠款。



根据余芳的说法,10月25日,在余芳在场的情况下,房东和卢严准备签订新的租房合同,但是卢严称对条款有异议,需要先过律师。余芳表示,自己认为已促成双方对接,便于10月26日离开成都。

10月30日,房东再次发来律师函,要求在10月底之前补缴拖欠房租。当天下午,伍涵召集全体员工开会,通知将关停艾博森学校。


焦点4.

员工工资谁来付?


艾博森学校13位员工的工资也此次事件的一大焦点,截至11月21日,他们还没有收到10月份的工资。


根据员工们的说法,10月30日放学后,伍涵召集全体员工开会,称余芳携款跑路了,房东要在月底收回房屋,学校就此关停。另外,伍涵还表示,将对余芳提起诉讼,按法院结果决定由哪一方支付10月份的员工工资。

余芳对此表示,虽然她和卢严未走完工商变更的全部流程,但最核心的股权变更已经完成;如果按照股权转让协议,8月份的运营及房租成本由余芳和卢严各承担一半,8月后也与余芳无关。


对于这个问题,员工们的看法并没有这么复杂。有员工表示, “我给哪个上班,就该找哪个拿钱,咋都不该找余老师要钱。”。也有员工称如果卢严拒不支付,也只能找余芳要。



根据员工们提供的8月和9月的工资账单,工资汇款方显示为周某某。天眼查显示,周某某系“成都线上未来教育咨询有限公司”除卢严外的另一名股东。

TAGS:社会 | 新闻转载:长沙社区通
顶一下
(0)
踩一下
(0)
最新评论     查看全部评论     发表评论
发表评论
·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·请注意语言文明,尊重网络道德,并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·长沙社区通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非法内容。
相关文章
精品导读

更多>>长沙常用电话